一汽集团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徐留平:红旗品牌复兴 正在梦想成真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9日 来源:汽车传媒 [ ] 打印 视力


  汽势Auto-First|周光军

  从人民大会堂发布新红旗品牌战略,到拉斯维加斯参加CES,从承担多项国家级活动官方用车,到劳斯莱斯设计师泰勒执掌红旗设计,从被称为两个国宝的红旗与故宫的合作,到16件展品星耀上海滩,这一切仅仅发生在过去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

  无论是汽车行业还是普通国人,都深刻感受到了红旗品牌的变化,红旗与人们所期待的脚步越来越近。徐留平告诉汽势Auto-First:“过去的一年三个多月时间,是一段紧张、沸腾、奔跑的日子。”新红旗在品牌塑造、造型创意、产品开发、技术创新、品质质量、营销服务、客户关怀、体系建设等诸多方面,以日新月异的步伐,改写和创造着无数个红旗时刻,展现和诠释着“理想、执着、变革、谦敬”的新红旗精神与情怀。

  而这一切,与一汽集团制定的2025年“831”的战略目标规划越来越近。徐留平说,到任中国一汽一年三个月时间,先把包括红旗在内的中国一汽的战略确定了。因为战略不确定,会产生很多的问题,比如没有目标感和方向感。去年12月份发布的包括红旗在内的2025年“831”战略目标,包括利用八年时间,实现规模、利润和经济质量和员工收入三大指标翻一番,“收入过万亿、利润过千亿,员工收入过23万”。在整个一汽体系当中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红旗,2018年超额完成三万辆销量,让中国一汽实现2025年的“831”战略目标更进一步。

  说起过去一年多的变化,徐留平如数家珍:这其中,有新红旗H7年型上市,其经过1100多项技术质量改进,新红旗H5上市,新红旗电动汽车E-HS3下线,其续航里程达400公里以上,新红旗技术品牌R-Flag发布,三国五地研发布局的建成,世界领先的新红旗H系列制造基地和L系列定制中心投入使用,“红旗旗仕团”客户群开团,新红旗先进业务体系HBS1.0上线等。

  徐留平说,汽车产业说一千道一万,没有好的产品不行。红旗今年将有HS5和HS7两款新产品上市。明年计划的产品也已经在研发当中,比如H7的换代。同时,明年有两款基于新红旗全新FME平台推出系列电动车,巡航里程达600km。也就是说,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面,中国一汽迅速的把产品打造出来,让消费者看到产品非常重要。

  “实际上对于红旗来说、对于国人来说,有很多对于红旗的期待,如何把这种期待变成一个他们可以触及的现实,是我们这一代红旗人的一个愿望。”徐留平说,新红旗既要做到为各级领导干部用车,也要面向市场、面向大众,两者兼具,并不矛盾。

  在接受汽势Auto-First专访中徐留平表示,从做产品的理解来说,红旗这个产品既是一个“国车”、为国家领导人、为省部级的领导干部和各级领导干部提供轿车,同时也更为重要的是如何面向市场、面向大众,能够满足更多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与“国车”相对应的是,红旗把面向市场、面向大众的品牌定位定义为“新高尚情怀人士”。徐留平对此解释称,“新高尚”的内涵无疑是更加丰富。“新”表明一种时代感,这种新的时代、新的时期,同样也是新的“人”,就是一种时代感。“高”表明一种理想性的、梦想性的这种真善美的这个层面,“尚”是说能够引领这个社会的一些潮流、一个正确的方向和正确的一种体验和导向。它不是一种简单的时尚,而是说红旗期望提供给消费者一种真正有内涵的、有意义的,既体现在物质,也体现在精神和内涵层面的这种风尚。同时,包括人与车、车与车,以及人与人和车和社会之间的这种和谐的这种关系,一种风尚。

  当天开幕的上海车展上,红旗“新高尚情怀人士”俱乐部正式成立,其第一批成员包括新生代电影导演郭帆、小提琴家黄蒙拉、京剧表演艺术家王珮瑜、时尚摄影师范欣、中国短道速滑运动员、奥运冠军获得者武大靖。徐留平对“新高尚情怀人士”的定义为,他们代表着文化、音乐、设计等领域的中国新生代力量,有着与新红旗共同的价值观,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积淀,心有理想,胸有情怀。

  徐留平用“谦敬”形容他过去一年多对红旗品牌的心得体会。他说,“谦”就是表示谦卑,“敬”就是敬畏。这里面既体现出对于消费者的这种谦卑的心理,也体现着对于汽车本身技术发展的这种敬畏。徐留平继而解释说,用最先进的技术,用红旗打造的专属技术来满足消费者的这种随心所欲的体验和感知。为此,红旗发布“R.Flag“阩旗”的技术标签。

  在整个研发当中,特别是新技术层面,提供给消费者最好的体验。徐留平说,现在的红旗E-HS3就是一个续航里程400公里的产品。而明年推出的下一产品,续航能力就能超过600公里。与此同时,在业界难以实现的“低温技术”方面,下一代的红旗电动车能够确保全天候600公里。徐留平说,他在公司里面对于产品的要求就是“极致要求”,来不得一点点的不谦卑和不敬畏。任何在这个领域当中的不谦卑、不敬畏,可能都是对消费者,以及对品牌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在研发、在技术的这个领域当中,无疑会加大投入。

  过去一年多时间,红旗三国五地的研发布局初步建成,长春是红旗品牌的研发总部,新组建了红旗造型设计院、新能源研发院和智能网联开发院。在北京,新设了前瞻技术创新分院和体验感知测量研究院;在上海,新设了新能源研发分院;在德国慕尼黑,新设了前瞻设计分院;在美国硅谷,新设了人工智能研发分院。这些战略布局无疑为红旗的永续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徐留平说,去年1月8日对外发布的新红旗战略,无疑是新红旗2025年的目标和方向。就红旗而言“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徐留平希望通过中国一汽的自身努力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可以实现比对外发布的战略目标更快一点。对于红旗而言,一汽集团总部直接运营无疑凸显了对红旗的重视。

  每次见到徐留平,他总能让人看到红旗的新变化,给人新感觉。而在他脑海里,还有很多红旗品牌的新想法。比如徐留平说,在保障好各级领导人用车同时,如何让更过中国人买红旗、坐红旗,让红旗真正走向市场化是他一直思考的问题。

  一年三个多月的时间,红旗品牌所发生的变化是60年来都翻天覆地的。如果以销量来衡量,当红旗年度10万辆达成的那一天,就是红旗品牌复兴的阶段性成功之时;如果以时间来衡量,假以时日,红旗品牌复兴的梦想就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