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集团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汽车人】徐留平的这两年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5日 来源:汽车人传媒 [ ] 打印 视力


  走进改革深水区的中国一汽,将会带给中国汽车行业怎样的惊喜?徐留平又将给中国一汽带来怎样脱胎换骨的改变?

  7月24日,国务院国资委通报了2018年度和2016-2018年任期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结果,48家央企获得考核A级评级,中国一汽全部在列。

  7月22日,美国《财富》杂志发布2019年世界500强排行榜,129家中国企业上榜。中国一汽从125位一跃上升至第87位,进入TOP100名单。

  两个不相关的指数,两种并不相同的参考指标,跨越全球半径指向同一家中国国有汽车集团,也指向了同一个人——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8月2日,是徐留平北上掌舵中国一汽整整两周年的日子。

  如果把过去的两年一分为二来看,2018年是徐留平落子布局的一年。从人事改革到架构调整,从撬动研发到梳理供应链,从复兴红旗到奔腾品牌转型……一系列快速和凶猛的大动作,像连珠炮般在2018年一一炸开。

  2019年,则是检验方向、成效初见的一年。从红旗销量和话题度呈几何级增长,形成“红旗现象”,到一汽奔腾全面市场化改革,终于实现止跌回涨;从一汽-大众三强之中,惟一保持正增长,到一汽解放份额达到24.3%,实现连续三年市场第一……

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

  捷报频传的背后,是徐留平面对中国一汽错综复杂的企业环境、困难重重的发展挑战时所展现出的惊人睿智,以及不畏人言的勇气担当。

  对于一家大型国有汽车集团来说,用两年的时间谈发展成就为期尚短。而从一个企业家的角度来看,徐留平北上两年所做的事情又着实太多,给中国一汽带来的影响和改变着实太大。他的时间,仿佛在长春被无限延长了。

  棋眼

  选择徐留平北上中国一汽,在某种程度上被外界视为国资委对于已经久病难医的中国一汽,所开出的一道药方。

  合资成为利润奶牛,而自主常年羸弱,是中国汽车集团的发展常态。其中无论是历史原因还是市场原因,对于过去都多说无益。而徐留平在任时,长安自主的高速发展,无疑给行业留下深刻印象。所以,当中国一汽的业务像一盘大棋一样铺陈在徐留平面前,他知道这盘棋的棋眼在自主,自主的棋眼,是红旗!

  为什么是红旗?因为红旗是中国一汽的根,是一汽人的骄傲。

  但是在今天,辉煌历史已经成为红旗向新时代发展过程中的不能承受之重。更重要的是,对于红旗长期的低迷,中国一汽屡次振兴却屡屡失败。在这个过程中,被消磨的不仅仅是红旗,更是所有一汽人的气势和信心。面对红旗,一汽人再也骄傲不起来了。

  此时,徐留平果断地举起红旗大旗,他要的绝不仅仅是让红旗多造几款新车,多卖几辆产品。他想做的,是以此为抓手,重整红旗的江山地位,重振中国一汽的向上气势,重燃一汽人的热情与骄傲!

  “作为一汽人,我将坚定振兴红旗,誓将红旗打造成中国第一和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肩负起历史赋予的强大中国汽车产业的重任。”

  过去两年来,徐留平几乎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复兴红旗的工作中。从2018年1月8日的新红旗品牌战略发布会,到最近一次7月的红旗HS7长春上市,哪怕仅仅是一次试驾活动,他都尽可能地亲自出席。对于一个副部级的董事长来说,这样的做法绝不常见。

  而从红旗HS5到红旗HS7;从“新高尚情怀人士”俱乐部到红旗旗仕团;从新高尚精致主义到红旗美学发布,徐留平用两年的时间,将红旗品牌从产品到品牌、从营销到服务,体系化地进行了归零重设,实现了红旗品牌61年来的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重新出发”。

  2018年,红旗以全年销售3.3万辆,以同比增长624%的成绩超额完成当年目标。2019年上半年,红旗累计销量33200辆,7月单月销量超过8800辆,再创新记录。

  过去的两年中,红旗以“好消息”一步步重新回归到话题的中心。但对于红旗来说,真正的成功还没有到来。在不久的将来,十万辆的大考才是红旗的一次重要考试。而今天红旗取得初步成绩的最大意义在于,它证明了一种可能。什么可能?就是中国一汽可以让红旗复兴的可能,红旗可以做出真正豪华车的可能,中国消费者会掏腰包买红旗的可能。

  如果说,过去两年中国一汽是举集团之力发展红旗,那么有了这些可能,就有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也有了对未来的信心和勇气,这将成为未来红旗自我驱动发展的动力内核。与此同时,徐留平通过红旗品牌的再出发所建设的一整套体系能力,将输出给中国一汽其他的自主品牌身上,最终实现中国一汽自主的整体向上。

  长与立

  红旗的成绩,对中国一汽的其他自主品牌而言,既是鼓舞,但同时也是一种压力。而这其中,感受最强烈的自然是奔腾。相比红旗所带有的标杆意义,奔腾品牌无疑是更接地气的,销量和市场占有率才是奔腾的使命和挑战。

  事实上,过去几年来奔腾所遭遇的发展困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国有集团自主品牌的普遍问题。品牌模糊、产品没有差异性、缺乏长远规划,成为奔腾无法“奔腾”的绊脚石。

  就在新红旗品牌战略发布10个月后,新奔腾品牌战略对外发布。这一次,奔腾紧扣“物联网汽车”的主题,强调了未来奔腾的“新物种”属性,并同步推出了奔腾T77这款新品牌战略下的首款车型。

  这次新品牌战略是在中国一汽人事大改革的背景下发布的。一汽轿车内部人士曾表示:“经过一年多的内部改革,与之前相比现在在一汽轿车马马虎虎干工作已经不行了。”

  新品牌战略从2019年开始初见成效。反应在市场层面的,是T77已经承担起了奔腾销量的绝对主力。今年上半年一汽奔腾同比增长4.1%;6月的销量同比增长高达167%。

  在T77和T33之后,整个T系列的高端旗舰车型T99也将在2019年发布。此外,奔腾也公布到2020年还将上市三款全新车型——C105、D365和D357的消息。在两年的时间里,奔腾将实现两个序列的全新产品阵容。

  产品的快速迭代更新,红旗与奔腾遥相呼应。两年时间,红旗上市了三款全新产品,奔腾年内也将是三款。这样高速的产品布局,挑战着一汽自主的研发和市场营销能力。无论是红旗后续的全新H7,还是奔腾的T99,都是更具技术含量同时价格也更高的旗舰产品。

  从长安时代开始,徐留平就以重研发而闻名。上任之初,解散重组中国一汽技术中心的举措震惊一汽。如今,重组后的中国一汽研发总院、造型设计院、新能源开发院、智能网联开发院,将各自发挥能量,成为中国一汽全面振兴的背后支柱。

  无论是红旗高举高打的“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还是奔腾抛开掣肘主打智能化的物联网战略,其本质都是加速科技创新、强调质量效益,这与国资委对于国有企业的发展方向不谋而合。

  “让自主品牌销量达到甚至超过跨国公司,是我们这一代汽车人的使命责任和奋斗目标。中国一汽作为新中国汽车工业的‘长子’,中国汽车产业的‘摇篮’,必须做出回应、积极作为。”

  徐留平的表态干脆而直接,没有任何迂回的余地。正如他所言,这是他这一代汽车人的使命责任。干好一汽自主,也是他这个一汽人的勇气与担当。

  破局

  “中国一汽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加速转型升级;将以‘体验化、电气化、智能网联化、共享化’为方向加速布局转型,中国一汽将转型为移动出行服务公司。”

  7月22日,闷热的南京迎来了一行来自东北的客人。由一汽、东风、长安三家车企联合苏宁、腾讯、阿里巴巴等共同打造的智慧出行平台T3正式对外亮相。而这,正是2018年《汽车人》采访徐留平时,他口中的“2019年的一件大事”。

  “到2021年,将力争突破30万辆;到2025年将成为一个百万量级合规运力的出行公司。”T3出行董事、CEO崔大勇在接受采访时做出对这家新公司的预期。

  事实上,在今天普通消费者还感到十分陌生的T3出行,实际上有着一个极为庞大的发展规划。按照官方的表述:T3出行2019年-2021年,将聚焦网约车运营,为用户提供稳定的运力保障和更好的服务体验。2019年年底前,T3出行将投放2万辆运营车辆,三年内达到30万辆,六年后力争超过百万辆;2021年-2025年,将稳步拓展衍生业务,构建出行生态,联合产业链伙伴,在智能充电、维修保养、UBI保险、融资租赁等领域开展业务合作;2025年开始,致力于成为智慧出行的引领者和智慧城市的推动者。

  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是移动出行服务的基础。而与占尽先发优势,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的滴滴相比,T3出行在业务模式和技术模式上都有自己的发展路径。也因此,T3出行不是一个“滴滴LIKE”,而是三大央企根据自身优势特点打造一个全新的技术模式。

  T3出行是全行业第一个基于车联网的出行平台。T3发布了其以车联网为基础的软硬件一体化的技术架构,这一架构前台系统涵盖深度定制的车载智能硬件、各类出行产品;后台运营调度的技术能力则来自大中台能力中心和云平台。同时,因为有车企的背景,更容易把车和平台做成一体化。

  这让人不由得想起6月份徐留平在吉林大学演讲的内容——“中国汽车产业迈进4.0时代,颠覆式创新才能赢得生存和发展的巨大空间,中国汽车产业必须化危抓机,换道超车,敢打硬仗,勇于创新,努力实现汽车产业强大的梦想!”

  根据中国一汽2025战略,中国一汽将全面从汽车制造商向移动出行服务提供商的角色转变。事实上,这也是目前全球主流大型车企共同的方向。但现实情况是,各大车企在转型过程中的进度不一,成果亦十分不彰。

  今年5月底,戴姆勒旗下的出行服务品牌Car2go退出中国市场;2018年底,宝马ReachNow以起步价65元在成都尝试推出高端出行服务。而就在7月25日,丰田宣布投资6亿美元与滴滴共建合资公司。但该合资公司主要负责为网约车司机提供车辆管理、保养、保险以及金融等方面的服务,联想到此前丰田就与滴滴就丰田的e-Palette智能驾驶技术平台达成合作,因此此次合资公司丰田的重点仍然是推动其新能源的销售,而非真正转型运营出行平台。

  各大汽车集团的踟躇,给了以中国一汽为代表的各大国有汽车集团机会。而这一次,三大国资汽车集团集体抱团出击,同时有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的加入,更增加T3出行成功的概率。是否能够借此实现弯道超车,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从战略方向来看,至少这一次国企走在了前面。

  “从2018年到2025年,经过8年的奋斗,中国一汽将实现经济规模、价值创造、人均收入等3个方面翻1番;到2030年,把中国一汽打造成世界一流移动出行服务公司。”——《中国一汽2025战略愿景规划报告》

  走进改革深水区的中国一汽,将会在未来带给中国汽车行业怎样的惊喜?徐留平又将给中国一汽带来怎样脱胎换骨的改变?过去的两年时光,700多个日夜所发生的一切,相信所有一汽人都已经在心里有了自己的答案。

  “改革突入了‘无人区’”。做新时代的改革者,以“一条心”合众力,“一股劲”闯难关,“一手牌”解难题,“一身正”聚人心,我们定能在改革“无人区”闯出一条成功之路。

  历史会记住:一汽改革者,徐留平。(文/《汽车人》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