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集团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车界资讯

欧盟2020年碳排放标准成车企噩梦 大多无法满足 罚款金额或高达340亿欧元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7日 来源:新浪汽车 [ ] 打印 视力


  (新浪汽车 6月26日讯)据彭博社报道,距离欧盟严格的新排放规定实施只有6个月的时间,汽车行业面临着估计高达340亿欧元(390亿美元)的罚款,以及销售更多电动汽车带来的利润减少。留给欧洲汽车制造商的时间着实不多了。

  从2020年开始,欧洲的汽车制造商将需要满足更严格的规定,即新车辆每公里排放的二氧化碳不应超过95克。显然,汽车行业对即将到来的要求准备不足,而因违反新规而面临的巨额罚款可能会促使一些品牌放弃欧洲市场,并考验那些留下来的品牌的勇气。

  这一严格要求将是汽车行业更大范围内连环事件的一部分:全球主要市场的汽车销量都在下滑以及可能更高的进口关税。更糟糕的是,汽车制造商一直无法放弃高排放但高利润的车型,比如梅赛德斯-奔驰的GLE 63 S运动型多用途车(SUV)。从2020年起,这款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是该公司设定的目标水平的三倍以上。

  Evercore汽车分析师阿恩特?埃林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本月早些时候就欧盟排放问题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对于已经受到全球贸易问题、英国退欧和销售见顶影响的汽车行业,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Jato Dynamics的预测,到2021年,由于不能满足碳排放要求而遭到监管机构的罚款金额可能会升至340亿欧元。尽管新规预计将令汽车业难以适应,但过去的先例表明,欧盟不太可能允许总部位于欧洲的汽车制造商破产。

  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面临的罚款最高。根据2018年公布的排放量计算,该公司将面临约90亿欧元的罚款。紧随其后的分别是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和菲亚特克莱斯勒(FCA)。宝马和戴姆勒可能会因严重依赖高排放SUV而收益大幅下滑。

  2018年,丰田汽车是欧洲唯一一家排放量下降的汽车制造商,该公司生产普锐斯(Prius)和其他几款混合动力车型。

  尽管Jato Dynamics的计算没有考虑到即将上市的大众ID.3掀背车和保时捷Taycan等纯电动汽车的密集上市,但欧洲环境署(EEA)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碳排放量在上升,而不是下降,2018年达到了四年来的最高水平。

  大众汽车发言人重申了包括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内的官员近期的言论,即该公司的目标是达到欧洲排放限制。宝马发言人说,接受罚款不是一个战略选择,该公司周二将电动汽车的计划推出提前了两年。戴姆勒表示,实现这些目标的计划还取决于客户的选择。

  PA Consulting Group负责汽车业务的管理顾问Michael Schweik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还不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但将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向股东解释我亏损了这么多钱,这将带来巨大的压力。”

  

  2020年碳排放猛减

  从明年1月1日起,欧盟规定新车每公里排放的二氧化碳不得超过95克。超过这一目标,每辆车按照每克罚款95欧元计算,这将促使汽车制造商通过提供更多的油电混合动力车和完全由电池供电的汽车,加快其产品线的电气化。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未见过如此重大的事件风险,”Evercore分析师埃林霍斯特(Ellinghorst)上月在给客户的研究报告中以“2020年二氧化碳悬崖”(2020 CO2 Cliff)为主题警告称。

  然而,部分汽车制造商还没有恐慌。一位发言人说,PSA集团希望从第一天起就遵守规定,不会支付任何罚款。然而,在2018年,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的销量仅占标致雪铁龙注册销量的不到1%。

  在大众汽车,去年只有不到1%的销量是插电式汽车或电池汽车,而在宝马,这一比例约为6%。瑞银2018年的一份分析报告估计,特斯拉 Model 3轿车的息税前利润率至多只有宝马汽油驱动的330i轿车的一半。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汽车分析师约翰墨菲(John Murphy)本月在底特律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欧洲推进电气化意味着,在“未来一二十年”,在欧洲销售大众型的车型将无利可图。

  

  “新排放标准是欧洲汽车业的噩梦”

  在平衡减排、同时又不会让汽车制造商付出太多代价的问题上经过多年的反复讨论后,欧盟终于在2014年制定了2020年的减排目标。没人预料到的是,消费者对耗油SUV钟爱有加,以及2015年大众排放门丑闻爆发了。这使得欧盟对二氧化碳的排放要求更高。

  柴油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同等汽油车低约五分之一,是符合更严格监管要求的汽车制造商的关键支柱。但是,一些欧洲城市已经开始禁止柴油车,使得柴油车只能在经销商的停车场上闲置。

  Jato Dynamics在4月的一篇博客文章中称,“大型汽车制造商将面临困境,因为目前没有一家汽车制造商能实现目标。”“即将到来的二氧化碳排放目标可以被视为欧洲汽车业的末日。”

  Evercore分析师埃林霍斯特(Ellinghorst)称,新的碳排放规定可能会促使一些在欧洲没有强大业务的品牌完全放弃该市场,但他拒绝透露具体是哪些品牌会这么做。通用汽车在2017年将欧宝品牌出售给PSA时实际上已经退出了欧洲市场。福特和马自达汽车等没有在欧洲推出纯电动汽车的公司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本田汽车也是如此,但它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一款小型电动汽车。

  福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预计将实现2020-2021年的目标,但其到2030年的欧洲长期战略“假定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需求强劲”。

  

  “小型车将消亡”

  仅仅增加小型车的销量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即使是最省油的汽油动力汽车也面临着更严格的要求。伯恩斯坦公司(Bernstein)分析师沃伯顿(Max Warburton)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汽车制造商不太可能能把为这些汽车配备更清洁技术而增加的成本转嫁出去。他说,这可能会导致欧洲“小型车的消亡”。

  欧盟的新规确实允许一些创造性的方法来降低平均车队排放量和减轻处罚,至少在逐步实施期间是这样。到2020年,每公里二氧化碳排放量低于50克的汽车将被计入两辆汽车,之后每年将略微减少。

  菲亚特克莱斯勒正利用这一选择,将高排放汽车与低污染或零污染汽车联合起来,比如购买特斯拉的碳排放积分。这笔交易可能高达数亿美元。马自达和丰田也在组建合资企业。

  菲亚特克莱斯勒欧洲业务的燃油经济性和温室气体合规主管安东尼奥?马萨西西(Antonio Massacesi)表示,“我认为2020年(实施碳排放新规)是可行的,存在的风险促使我们决定与特斯拉合作。”